长歌送魂

做人失败,做鱼咸鱼。三分钟热度,总是萌上冷cp,现在是一条正在努力翻身的咸鱼

【吞雪】等待

多年以后,江湖远去……



时间来到了现代。

一群人去北域旅游,不知名的导游带着他们走过了一片很大很大的白梅林,那里的特产是一种叫做暮雪的茶。

走过了冷得要死的冰风岭,据说这里曾经住过一个带来了永不熄灭的魔火的魔。

终点是一个开着一池子黑莲的山洞。

带着女儿出来旅游的月无瑕看着站在池子边上的导游,在同行的人都离开了之后,终于忍不住问了:“你是在等什么人吗?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直觉。”

导游不说话了。

月无瑕从背包里掏出笛子,吹了起来,小小的月华容乖巧地拉着母亲的衣角,听母亲吹这首她们最喜欢的曲子。

导游默默地听她吹完那首对他来说非常熟悉的曲子。

“为什么吹这首曲子?”

“直觉。”

“……”

收好笛子的月无瑕抱起女儿,一边朝洞外走去一边问道:“我要走了,你能告诉我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吗?”

导游沉默了。

一直到月无瑕抱着女儿走出了洞口,才听见导游的回答。

“鹊桥仙,它叫鹊桥仙。”

“妈妈,那个红头发的叔叔在等谁呢?”

月无瑕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看了看那个几乎看不见了的山洞。

“一个对他很重要很重要的……朋友。”

“那么,红头发叔叔要等到什么时候呢?红头发叔叔的朋友不来的话,红头发叔叔要一直等下去吗?”

“……会。”月无瑕摸了摸女儿的头,“他会一直等下去的,直到他们再次重逢。”

“当他们再次重逢的时候,妈妈就给接着给你讲北域双邪的故事。”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