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歌送魂

做人失败,做鱼咸鱼。三分钟热度,总是萌上冷cp,现在是一条正在努力翻身的咸鱼

一个关于昙×楚/人的段子

“天迹,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,可以别跟老昙说我就是楚天行么?”
天命将尽的非常君披头散发浑身是血,却固执地要昔日好友答应自己最后的请求。
一旁的秦假仙觉得,他好像又看到那个把寄昙说看得比自己的一切都重要的楚天行了。
“……我答应你。”
“……谢谢。”
华伞落地,跟它的主人一起烟消云散,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……

“非常君,你果然忘了啊……寄昙说已经变回一页书了,寄昙说已经……不存在了啊……”

镜中花,水中月。
花谢月沉,终究……只是一场醒来后无影亦无踪的幻梦罢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8)